伤亦美

 鱼待在猫的嘴里

吐出生命的气泡

亦如我埋在事务的土里

可惜开不出花

 

庸庸碌碌的光阴

吞咽向上的欲念

站在海边的我

望不见另条边际线

 

汗水凝在低垂的眼里

终究催下了纷杂的泪

刚织好的衣服还滚烫着

就印在了别个人的功劳簿里

 

头上的灯在闪

就像希望的扑朔

融在黑夜的漩涡里

月的纯粹不过是刺眼的污秽

 

即使眯起眼

天也还是明晰在固定的时辰

是逃不过

不如就深陷其中

 

只求夜里

当利益的缤纷都褪去

古铜色的门前还覆着你的影子

重叠之际不由得溢出一声娇吟

 

冒着白烟的骨汤

你的柔情熬成精华

轻纱般的唇拂过我颈部跳动的伤痕

你低声说

多一点枝节

便多开一点花

伤痕累累仍活着的你

才是最美的